• bert

橄欖綠 第一章


前一大陣子被創意論消磨得枯竭 飢渴

曾幾何時我需要文字/學過活了呢?

文字/學間歇的日子嗯空白 渾沌 了無生氣

不過我還是不想承認自己對他的需求

今天出門前我把皮剝掉 沒有這最脆弱的保護

剩下橄欖綠 有些赤裸

就像我對漢娜鄂蘭 黑暗時代那樣

我讀得很快

一天兩份量的通勤 第二章完

正是靈與肉的寫照吧

同時也被自己的俗不可耐 警示著

一種被滋潤的 重生?

那些幾年前會怕的夢 現在好像已經無感 不用逃了

輕與重依然明確

見了傳說中圓形的時間軸:他們的七個春秋

而經典的暗喻橋段還在後頭

這個人把最後一首四重奏最後一個樂章的兩個動機 直接五線譜搬出來的舉動

讓我想到薩伊德百提不厭的對位法

後者早期的夢想是當一本書

和這裡設定的相差不遠

典型他的品味

久久前的那晚不知道他到底是帶著如何的心情讓我把這些擠進行李 帶走

我覺得環形的時間軸不妥 我們是線性向前的

來到第三個年頭

es muss sein 抑或 es könnte auch anders sein 都不再重要

因為我們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是永恆現在式的祂

#AndieFreude#Beetho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