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rt

橄欖綠 第二章

偶然的,她現在應該也在布拉格

以她的網美動態來看的話(她會想打我,而她總是想打我)


這就如同沃倫斯基和安娜,站台和死亡,貝多芬、托馬斯、特蕾莎合白蘭地的巧合

而我在一個萬事不相關的台北

我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你們只能為我的機智而贊嘆,這是常態)

我想起高中她那出落選的劇本

這和她自己本身的生命連結不強吧

愛x 他們的影子有點長 有點太致敬

極富小說味

是的,她得承認

但唯一的條件




就是這種小說味對你來說並不意味著「虛構」、「杜撰」

或者「與生活一點都不像」

因為人生其實就是這樣組成

二戰後的第二個聖誕節 多麼標誌的時代背景設定

鋼筆的字跡 ef 筆尖 我從小喜歡用的那種

延續上面論人生



人生如同譜寫樂章

人在美感的引導下

把偶然的事件變成一個主題

(我不小心闖進 maxine 和 stou之間、maxine 和 stou 不小心遇到我?)

然後記錄在生命的樂章中

猶如作曲家譜寫奏鳴曲的主旋律

人生的主題也在反覆出現、重演、修正、延展

好吧或許這只是個短命的主題



不過天澤聖司與月島雯閱讀、圖書與圖書館之主題的確符合上述說法

1945 第二刷 500 years of art in illustration :from Albrecht Durer to Rockwell Kent 扉頁里 stou的題字也「偶然地」契合我天澤聖司月島雯圖書主題無誤

至今天澤聖司人選已有一人 在結局之前 我依然會等候

我想才是為什麼今天會人此亢奮吧

至於她那齣最具小說味的高中時期劇本,欲知詳情請洽布拉格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