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rt

橄欖綠 第四章


天澤聖司與月島雯之於圖書從幼稚園開始成為我生命的動機

這一動機不斷重複出現

每一次獲得不同含義

所有的含義經由它出現,猶如河水流經河床

可以說,就是赫拉克利特索說的那道河床

「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至今我還是不懂)

天澤聖司與月島雯之於圖書是一道河床,

每次流過的是另一條河流,另一條語意之河

同一個事物 每次發出不同的含義

每一次新的經歷都會與之應和得更為和諧

使之更為豐富

倘若人還年輕

他們的生命樂章不過剛剛開始

那他們可以一同創作旋律 交換動機(像托馬斯和薩比納便交換產生了圓頂禮帽這一動機)

但是當他們比較成熟的年紀相遇 各自的生命樂章已經差不多完成

那麼 在每個人的樂曲中 每個詞 每個物所指的意思便各不相同了

橄欖綠 溫德斯之友 斷崖 披頭四 …塞進這些後

你的生命樂章 離完成不遠了吧 容量不足?

我的樂章究竟是放下禮帽的密碼嗎

那天澤聖司月島雯圖書之河床何時最後一條河會來永流

還是為你擴充容量是我的天命

這些只有祂知曉

因為樂章全是由祂譜的

全能地良善地